首页  |  新闻  |  军事  |  女性  |  娱乐  |  房产  |  招聘  |  物流  |  信息  |  二手  |  数码  |  教育  |  体育  |  汽车  |  家居  |  科技  |  旅游  |  健康  |  自助建站  |  银杏热线
热线首页 > 娱乐 > 音乐 >

揭秘好莱坞音乐的黄金年代

时间:2013-05-31 15:38来源:徐州热线 点击: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二十世纪中叶,好莱坞电影音乐有一段黄金期,欧洲流亡作曲家纷纷来到美国加州,其中要数勋伯格的名言最震撼:我被赶到了天堂。当然除此之外,也有对移民艺术家来说,好莱坞天
 二十世纪中叶,好莱坞电影音乐有一段黄金期,欧洲流亡作曲家纷纷来到美国加州,其中要数勋伯格的名言最震撼:“我被赶到了天堂。”当然除此之外,也有“对移民艺术家来说,好莱坞天堂很快变成了噩梦”,“天堂和地狱可能是同一城市”。

  勋伯格本是德奥沙文主义者,去美国后摇身一变成了爱国者。他很清楚,洛杉矶特别是好莱坞只会对那些带着非理性期待前来的人变成噩梦。好莱坞是靠娱乐赚取最大利润的商业机器,任何作曲家、作家、导演想着来这里放纵天才,肯定会败兴而归。科普兰在1940年就说过:“坚持完全自我表达的人,最好待在家里写交响曲,永远别去好莱坞。”

  而电影人却对音乐无比疯魔。且不说音乐传记片的热映,有讲舒伯特的《旋律大师》,讲肖邦的《一曲难忘》,讲舒曼夫妇的《爱之歌》,连里姆斯基-柯萨科夫也有《舍赫拉扎德之歌》;每家大电影公司都有自己的交响乐团专门录制配乐,为从中欧逃难来的犹太艺术家们提供了无数就业机会。派拉蒙公司的音乐总监鲍里斯·莫洛斯(BorisMorros)是个奇人,他一门心思签约著名作曲家写电影音乐。勋伯格、斯特拉文斯基、科普兰、库特·威尔都曾为他效力,他甚至试图向苏联政府借用肖斯塔科维奇。后来证实他是克格勃特工,任务是为苏联做宣传。不过像所有特权人士一样,他利用工作之便大饱私囊。

  好莱坞可能是作曲家的险途,但至少他们感到被需要,不像音乐厅对他们态度冷淡。有声电影问世后,人人都想要不间断的音乐伴奏。在喜剧片中,作曲家得到现场观摩,音乐必须恰到好处地强调每一个姿态,每一种情绪。电影里要是没有一阵弦乐衬托,女演员就没法端上一杯咖啡。贝蒂·戴维斯曾对戈尔·维达抱怨:“糟糕的音乐,能一个音一个音地抹掉演员的表演。”

  早期的电影音乐只是为内容配上音乐解说,比如一艘英国巡洋舰入镜,伴奏就是“统治吧,不列颠”。后来作曲家引入了一种距离化和反讽的技巧,音乐被用来揭示隐藏的心理潜台词,或是指涉不在场的人物和力量,达到颠覆正在播放中的画面的效果。

  希区柯克的《辣手摧花》中,迪米特里·蒂奥姆金将弗朗茨·莱哈的“风流寡妇圆舞曲”改编得毛骨悚然,暗示了一个连环杀手的扭曲心理。但也有电影研究者认为,这音乐代表了剧中人“厌恶当下,缅怀理想的过去”。在弗里茨·朗的《刽子手也会死》中,汉斯·埃斯勒欢乐地领到了描绘党卫军头目被刺时刻的配乐任务,于是在高音部写了快速的弦乐嘶嘶声,暗示一只老鼠的垂死嚎叫。希特勒的肖像出现在荧幕上时,埃斯勒则报以一阵无调性乱弹。

  科普兰到好莱坞的时候,幸运地找到了溺爱他的导演。热爱文学音乐的左翼导演刘易斯·米尔斯通邀请科普兰为斯坦贝克小说《人鼠之间》的电影版配乐,且任由他发挥,从不打扰。这次合作堪称经典,科普兰的配乐微妙而不扎眼,有时是长时间的沉默,好像作曲家也停下笔跟观众一起看电影。美国最天才的电影作曲家大卫·拉克辛对《人鼠之间》的配乐赞不绝口,认为它为之后的无数好莱坞西部经典片奠定了基调。

  好莱坞音乐圈中的华丽王者无疑是科恩古德。他少年时代就是作曲神童,对瓦格纳式作曲法的掌握程度令马勒和施特劳斯惊叹不已。他23岁时就以一部歌剧《死城》占领了中欧各大歌剧院。科恩古德在《喋血船长》中的阳刚华丽的音乐,为电影配乐赢得了尊重,许多国际作曲大家纷纷开始涉足此行。

  最有原创力的好莱坞作曲家要数伯纳德·赫尔曼。他的事业始于《公民凯恩》,巅峰是希区柯克的《迷魂记》,终于马丁·西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这些电影青史留名,赫尔曼有一半的功劳。然而他和科恩古德一样,都不满足于好莱坞的标签,而期望在“严肃的”音乐会、歌剧舞台上一展身手。可惜的是,他们对好莱坞来说太严肃,对音乐厅来说又不够严肃。

(徐州热线 责任编辑:网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