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女性  |  娱乐  |  房产  |  招聘  |  物流  |  信息  |  二手  |  数码  |  教育  |  体育  |  汽车  |  家居  |  科技  |  旅游  |  健康  |  自助建站  |  银杏热线
热线首页 > 新闻 > 国内 >

预防性侵犯起步难:女生因老师不愿意抱而失落

时间:2013-07-18 10:50来源:新浪新闻 点击: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红枫是一家专注于妇女儿童的民间公益组织,“妇女热线”是其最为知名的品牌,由专家志愿者为来电者提供心理咨询。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创始人王行娟发现有个话题数次被求助
河南南阳桐柏县一56岁教师性侵十多名小学女生被刑拘,被猥亵的小女孩大都是一到三年级的学生。图CFP   
河南南阳桐柏县一56岁教师性侵十多名小学女生被刑拘,被猥亵的小女孩大都是一到三年级的学生。

 

  让红枫妇女心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红枫”)尴尬的是,她们希望在学校开展的“预防女童性侵害”,变成了一种冒犯:无论公办学校、教师还是家长,都把这种教育当作洪水猛兽。

  “你们做什么不行,非做性”

  郭永水很是头疼,没有一所农村公办小学,愿意让他去开展女童防止性侵犯教育。

  郭永水是红枫的工作人员,负责“预防女童性侵害”的项目,这个项目需要学生、家长、老师三方参与,美国一家名为The Vital Voice的基金会负责出资。

  红枫是一家专注于妇女儿童的民间公益组织,“妇女热线”是其最为知名的品牌,由专家志愿者为来电者提供心理咨询。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创始人王行娟发现有个话题数次被求助者提及:农村性侵女童现象。“无论是女童还是成人,都没有预防性侵的意识。”

  2010年,王行娟到美国开会,和The Vital Voice基金会的负责人聊到了此现象,双方觉得可以做个预防项目。回国后,王行娟写了项目实施报告交给基金会,一年后,2万美金的项目资金到账。

  有了经费,找学校却成了件难事,没哪所学校愿意让孩子们学习预防性侵犯。项目负责人郭永水想到了自己的老同学,河北一所公办农村小学的校长。

  可同学归同学,一听“性”,校长就担心:“别人还以为我们这里发生了侵害呢,你们做什么不行,非做性。”

  项目要开展,只有先妥协。既然对方听到“性”就敏感,那就让它从项目名字里消失。郭永水和同事索性把项目名改成“儿童安全教育”,老同学这才答应他们进学校的门。

  终于进入前期准备阶段,红枫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尺度,不跨过校方设定的红线。张贴的宣传海报里全然不提“性侵害”。教材原叫《儿童自我保护预防性侵害手册》,可印刷时把“性”字给删除了。

  学校老师们更是提前要求:“不能讲生殖器”,“PPT里不能出现生殖器的图片”,“不能讲得太暴露”,只能接受“点到为止”。

  “头发、眼睛、鼻子”

  项目工作人员王玲是红枫的心理咨询师志愿者,为了取得家长、老师们的信任,她用了一节课的时间讲跟“预防性侵害”并无太大关系的内容,用电用火安全,地震了怎么办。

  一个意外扩展了讲课的“尺度”。就在授课时,邻村两个女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露阴癖。附近几个村子一时人心惶惶。王玲马上在课堂上讲授,“这也算性侵害”。

  “触摸孩子的隐私部位,暴露自己的生殖器给孩子看,让孩子看黄色照片、黄色录像,性接触就更算了,不直接接触的也算。奸淫幼女算是严重的性侵害。”王玲这样定义“性侵害”。

  借着露阴癖事件,王玲一步步引出项目的核心内容—预防性侵害。

  “你们的孩子现在是安全的,你们会觉得没用。但你们的孩子上初中、高中、大学要离开你们。一定要教给她们保护自己,要不然就晚了。”她告诉家长们。

  课上,王玲首先要让学生知道哪些是隐私部位。“你们知道哪儿不能碰不能摸吗?”学生的答案让王玲吃了一惊,“头发、眼睛、鼻子”,没有一个人说出隐私部位。

  王玲讲的这些内容,家长几乎从未对孩子提过。

  “孩子太小,没法讲。”这是家长的普遍心态,“都12岁了还小啊!”王玲显得无奈。

  海南万宁校长性侵事件发生后,红枫工作人员发现,即使身在城市,一些流动儿童的家长对孩子性教育的意识也非常淡薄。在家长和学生看来,只要不主动去招惹别人,性侵害是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王玲认为,这种观念恰恰体现了学校在性教育上的缺失,以及家长在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方面消极被动的状态。 (徐州热线 责任编辑:网络,佚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