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女性  |  娱乐  |  房产  |  招聘  |  物流  |  信息  |  二手  |  数码  |  教育  |  体育  |  汽车  |  家居  |  科技  |  旅游  |  健康  |  自助建站  |  银杏热线
热线首页 > 数码 > 笔记本 >

拿什么拯救你,长沙晓园数码城?

时间:2013-05-22 10:02来源:物流中国 点击: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被腾空的晓园大楼门面已被拆得七零八落。) (晓园大楼外墙上依稀可见被拔掉的湖南省最专业的数码摄影器材市场几个大字。) 红网见习记者 郭志强 长沙报道 区域品牌能走多远?很多
(被腾空的晓园大楼门面已被拆得七零八落。)
(被腾空的晓园大楼门面已被拆得七零八落。)
(被腾空的晓园大楼门面已被拆得七零八落。)
(晓园大楼外墙上依稀可见被拔掉的“湖南省最专业的数码摄影器材市场”几个大字。)

  红网见习记者 郭志强 长沙报道

  区域品牌能走多远?很多人都在观望。

  晓园数码城,这个沉淀了湖南数码爱好者太多回忆的“城市胎记”;这块历经十年沧桑、稳坐湖南摄影器材头把交椅的品牌,就这样静静地消失在长沙火车站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自今年1月1日晓园数码城易主以来,原有的80多家商户已被分流,原有的“晓园品牌”似乎在纷纷扰扰的协商中也“风雨飘摇”。

  而随着官、商、民三方的博弈向深层走去,博弈的重点也变成了“谁是市场破坏者”的话语争夺。

  一个区域品牌,到底该由谁来决定它未来的形态和命运?

  “三个受害者一台戏”

  “不幸者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用来形容晓园数码城搬迁纠纷当事各方是再恰当不过了。

  目前,地处五一大道和车站路交叉处的晓园大楼,已被围挡围得严严实实,靠五一大道的门面也都被拆得七零八落,晓园大楼外墙上依稀可见被拔掉的“湖南省最专业的数码摄影器材市场”留下的岁月痕迹。

   “晓园大楼,目前被空在那里,我们得重新招商、重新装修、重新规划等。这对我们科佳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你知道我这么多的资金成本投在这里,这么多 人工成本铺在上面,空置一天的费用就损失大几万。”5月18日,湖南科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佳公司”)统筹晓园数码城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何为接 受记者采访时大倒苦水。

  在这场纠纷中,作为受害者出现的还远不止科佳公司一家。

  事情的起因还得追溯到2012年年底 原物业方湖南晓园数码摄影器材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晓园数码”)与产权方长沙吉申百货公司(以下简称“吉申公司”)签订的10年合同到期,吉申公司通过 公开竞标方式,招标到第三方的管理公司科佳公司,合同期一年,年租金600万元。

  也正是因为吉申公司未按照当初“优先租赁”的约定协议与晓园数码续签协议,单方面将晓园大楼通过招标租给了中标方科佳公司,晓园数码一纸诉状将吉申公司告到了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

  采访中,据晓园数码方面的一位负责人介绍,起诉后,芙蓉区的领导认为晓园数码、吉申公司两家公司不应该走到打官司的地步,出面安排进行调解,将这三家公司的负责人叫道一起坐下来商量。

  “本来按照我们晓园数码的计划,这个官司肯定是要打到底的,后面区领导找到我们做工作,意思是"请你们姿态高一点,做一些牺牲",后面经过调解,我们才做出让步,公司为我们商户争取了三个月的时间。”晓园数码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对于晓园数码的这方解释,一些原晓园商户似乎并不买账。

   采访中,长沙奥创数码摄影器材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马宗富言辞激烈,“既然经营了湖南"头把"摄影器材品牌,我认为晓园数码你就应该有成熟、妥善的管理方 法,那你为什么最终还要拖着那三个月不走?你牺牲了谁的利益?有没有想过三个月以后我们八十多家商家怎么办?十年的房租我们都交了,还怕欠你三个月房 租?”

  目前,马宗富既没有搬去科佳公司新腾出来的场地“科佳摄影城”、也没有选择跟晓园数码走,而是在解放路找了一个门面自己经营,对于这场纠纷,他似乎有很多委屈无处发泄。

  走访中,很多商户感叹,晓园数码城走过的十年,也是他们在这里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的十年,像马宗富这样的商户为晓园数码城倾注的感情实在太多,也有太多的不舍。

  “两个不要”成谜?

  “晓园数码城就是毁在政府和业主手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一语中的,在法院调解书中明确规定,晓园数码在迁出晓园大楼以后,这栋大楼里面的所有商家不能做数码器材相关的东西,或者营业这类东西,但是商家可以做其他产品。

  这位商户认为,“晓园数码在接受这个调解协议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考虑到这个市场的发展?”

  经过多方求证才了解到,经芙蓉区政府、法院调解,科佳公司确实与晓园数码签订了一份调解协议,内容是从4月1日到5月底,商户不能在晓园百货大楼内经营数码摄影器材,否则赔偿300万。

  这个协议是谁先提出来的?这两个月是晓园数码为商户和公司寻找的一个搬迁缓冲期?

  “在协调会上,科佳就曾明确表示,不要晓园数码城这个市场,不要一个商户,简称"两个不要"。”晓园数码上述负责人表示。

  晓园数码方面认为,正是因为科佳有这个“两个不要”,加之晓园数码总经理姜雁菁是芙蓉区政协常委等多种因素综合,政协、法院方面才来做晓园方面的工作,“没有这个基础,晓园数码至少可以用半年时间来安置商户,不会不要这个市场,也不会接受调解。”

  面对晓园数码方面的指控,科佳方面则矢口否认。

  “科佳从来没有说过一不要这个市场,二不要这些商家。”据何为介绍,科佳在接手晓园大楼当天,还在华天准备了十来桌酒席款待商家,准备就商家的安置、晓园项目未来的规划给商户进行初步的讲解,同时也想听取商家的意见,但是结果商家都没去。

   “如果我们科佳说了,不要这个市场,不要这些商家,下面这么多商家也不会到我们科佳摄影城这里来,而且下面这些商家都是原晓园市场的核心大商户。”一位 在科佳数码城的商户对“两个不要”的说法莞尔一笑,如果仅从常识来判断,“两个不要”是无法成立的,一个好端端的卖场在这里,这么多的商家在这里,科佳不 用投入什么东西,交完租金就可以从商家手里收租金,何乐不为?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一个沉淀了十年的卖场,科佳怎么会不要?

  走访中,记者发现在科佳摄影城一、二楼大部分商户都是原晓园大楼的卖场大户,出于维护其他商户利益诉求方面的考虑,他们并不愿意接受采访。

  如何廓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

  尽管目前晓园数码已经迁往了朝阳电器城,也已经拿到了相关产权证,一楼门面商铺的装修也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但是,在这场晓园数码城搬迁纠纷中,应该说科佳公司、晓园数码、商户都不是赢家。

  “如果政府要插手市场行为,那么任何市场主体都必须给政府让路。”湖南示范大学商学院副教授袁冬梅表示。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显示,2013年,芙蓉区政府提出了“2013年特色提质改造”项目,准备对火车站周边的老商圈进行提质改造。

(徐州热线 责任编辑:网络,佚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