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女性  |  娱乐  |  房产  |  招聘  |  物流  |  信息  |  二手  |  数码  |  教育  |  体育  |  汽车  |  家居  |  科技  |  旅游  |  健康  |  自助建站  |  银杏热线
热线首页 > 今日话题 >

民间力量成长:公信力是王道

时间:2013-05-25 11:07来源:徐州热线 点击: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郭美美”等事件引发人们对公益组织严重信任危机,余波未了。两年间,新的基金会崛起,官方背景的公益老牌基金会求变。

民间力量成长:公信力是王道

 


    “郭美美”等事件引发人们对公益组织严重信任危机,余波未了。两年间,新的基金会崛起,官方背景的公益老牌基金会求变。作为后起之秀,壹基金如何把“透明”进行到底?作为公认的赢得公信力的扶贫基金会,如何在雅安救灾中把握改革步伐?

    “4·20”芦山地震,壹基金和中国扶贫基金会成为最受网友关注的两家基金会。5月16日下午,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壹基金传播部总监姚遥,公益学者邓国胜等共聚最公益讲堂,探讨“从汶川到雅安:灾害救助的民间力量”姚遥认为“不是人们有多么喜欢壹基金,而是可选择的太少”。刘文奎分享了“扶贫基金会之变,从自己成为灾民,到如何构建一支专业化救灾队伍”。邓国胜老师从学者角度做了精彩点评。以下为现场讨论实录:

姚遥:不是人们有多么喜欢壹基金,而是可选择的太少

    姚遥:中国扶贫基金会是公益老大哥,很早就在专业化道路上做了探索,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壹基金发展历史虽然比较早,但真正成型发展是2010年取得独立公募资格后,开始在专业化方向走得更快一些。

    壹基金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被很多人知道,非常幸运。我先讲一个玩笑话,庐山地震时,杨鹏秘书长天天坚守在最前线,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有一天媒体采访时问他:“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壹基金?”疲惫之余,秘书长说了句“老百姓喜欢我们吧。”,第二天这句话成为媒体的头条大标题公布出来,变成“壹基金说,老百姓喜欢我们。”后来有另外一篇评论报道说:不是我们喜欢你,而是可选择的太少,我们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好。取得一些成果的同时,我们需要更多的反思和优化。壹基金要不断发展、进步和完善自己,更加专业化,得到大家的信任。

    这次救灾,壹基金捐款人次达到近500万人,在壹基金的历史上都是破记录的。当然我们在工作投入上也是创记录的。芦山地震中,我们建立14支救援队,联合47家合作伙伴,投入前线的壹基金工作人员16人,和合作伙伴一起包括救援联盟、联合救灾超过200人,发动志愿者800人。有了这么多的人力和组织才可以完成在芦山地震运进一百多车物资以及保障其它零零碎碎的各种事务顺利进展。

    地震结束后,我反思为什么这次地震中壹基金关注度比较高?我想可能是在民间救灾中壹基金回应了五个问题:

    一是参与问题。一方面,从动员式定点捐款到多渠道便捷参与。汶川地震期间,绝大部分捐款是动员式的或者单位体制的,大家集体捐,可选择的渠道比较少,参与的通道主要通过手机短信。现在我们解决了参与通道问题,利用比如支付宝、财富通、网络微公益等,包括最传统的邮政汇款等方式,多渠道参与。

    另一方面,解决志愿者参与热情问题。汶川地震时大量志愿者涌入,场面很混乱,无法有效工作反倒带来更多问题。这次我们通过组织化消费了个人参与问题,最终动员了800名志愿者,分检了和检验了两百万个包裹,将一个一个包拆开,看日期,分检食品、药品、水、帐篷、电器、衣物等,然后配发下去。通过组织化解决参与问题。

    二是壹基金回应了救灾中制度化、专业化的参与问题。比如救援联盟,我在前线遇到河南救援联盟的下车情况,感觉跟特种部队一样:首先是保护自己的装备,其次是轻型的绳索等搜救和相关的装备。我们是轻型救援队,轻型救援里的准专业水准。对于物资发放,技术平台很好解决了这个问题。壹基金每天有人做现场评估,然后发给后方,我们在成都有一个采购小组,第一天完成评估,晚上发给采购小组采购,然后发货,第二天可以开始物资发放,有效解决物资延时问题。灾区物资需求变化太快,快到难以想象。专业化背后需要有经验,救援队第一时间往芦山跑,成都工作人员走得比较早,提前进入震中,其他地方的工作人员因各方面问题很难进去,怎么办?凭经验,因为地震绝不只是震中,所以他们去了震中周边区域,在那里采集到消息,把消息发给成都,成都采购物资,第二天在上里进行发放。央视新闻在微博上说,天全县缺少大量的物资。其实我们在媒体发现前就开始做了,并且第三天开始发放物资。

    三是透明问题。壹基金每天都发一篇救灾日志反馈救灾行动。而且所有物资都是我们自己亲自去发的,因为老百姓信任度很低,我给你的钱只能由你发,交给别人发我不放心,所以所有物资由我们的工作人员跟到村、跟到名发放,解决不老百姓对你信任的问题。

    四是公平问题。中国老百姓不患寡而患不均,一袋米分不平肯定要打架。我们在社区工作时,做好细节问题,比如把大米拆开包后,一人称十斤半,桶装的油,用矿泉水瓶分装,按人头领,解决公平问题。

    五是发展问题。人们在救灾时第一想到的是矿泉水,第二是方便面。方便面可以应急吃,但天天吃是不行的,作为中国人正常吃的是大米饭,这是饮食习惯和健康所需要的。所以在我们自己采购的物品里,一直坚持大米和食用油,没有方便面,都是很多爱心老百姓通过包裹发给我们方便面,我们作为临时补给发了下去。

    最后,我要说三个感谢。第一要感谢大家的信任与支持;壹基金很幸运,民政部第一次没有指定基金会接受捐款,大家才有可能选择我们。第二要感谢自媒体平台,壹基金很注重自媒体平台,比如腾讯微博300多万的观众关注,这是我们自己发布消息的一个很好的平台。第三要感谢腾讯乐捐等新技术网络捐款平台。腾讯35万人次超过1500万元的捐款,新技术平台的搭建,让我们接受公众的捐赠带来了更多机会。壹基金很幸运赶上了形势。

    主持人:壹基金可以说是生逢其时。虎嗅有一篇文章《幼年壹基金:捐款多信任重,要Hold住》,这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希望你们用好这份信任。中国扶贫基金会在这方面有更丰富的经验,请刘老师讲中国扶贫基金会是怎么做的。

刘文奎:扶贫之变,从狼狈的灾民到专业化救助

    刘文奎:今天是中国扶贫基金会救灾项目成立10周年,当时我们针对的不是地震,而是1998年大水。但2008年汶川地震让我们措手不及。水灾救援和地震救援不一样,比如水灾地区有房子可以住宿。可汶川地震时,我第一时间拉着拉杆箱去了,去后发现自己衣食住行都成了问题,没带帐篷,宾馆不能住,自己成了灾民,很狼狈,这是成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汶川地震发生后,有大规模的资金和大量的物资通过各种渠道汇总到前线指挥部,有陆运、铁运、通讯,当时没有经验。一个礼拜后才摸索出流程化的东西。很狼狈。

    不过从2008汶川地震到今年的雅安地震,我们不断摸索和总结了很多专业管理流程,包括救援人员第一时间出发时要求带上的装备(平时有训练),先把自己个人问题解决好,才能解决别人的问题。另外是物流系统,第二天就建立,各个流程组织在成都、雅安、芦山、天全、宝兴,我们工作人员在那里把自己的工作站建立起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到现在为止,我们共计筹集了5000万物资,加上自己采购的总共6000多万,目前5000多万物资都已发到灾民手中,剩下一部分在调运中,未来一个星期内会基本结束。

    很多人问扶贫基金会救灾和其他机构有什么不同,定位是什么,为什么要做?借这个机会在这里跟各位做一个分享。

    第一,基金会为什么救灾?因灾致贫是导致贫困的一大原因。这次雅安8个县,受到灾害影响有12万贫困人口,因灾致贫的约53万人,中国扶贫基金会以“扶贫”为宗旨,对他们救援是理所当然。救灾从哪儿入手?干什么事?一是救济救援救灾,二是过渡安置,三是灾后重建。

    救济救援阶段有两件事:生命搜救和生命保障。从废墟、危难中抢救出来;抢救出来后,由于地震、水灾所有生活物品都会短缺,短缺造成的困难是一大问题。所以扶贫基金会在这阶段的定位是做生命的保障,将人从最危险的地方转移出来,提供食品、水、衣物、被褥、帐篷。

    过渡安置阶段,我们简称为生命陪伴。救出来后,因灾害的巨大创伤,灾民心理会出现问题,我们会做一些心理辅导、心理干预,让他们的压力得到释放,保持健康的心理状态,让他们重拾生活的信心。

    灾后重建,根据灾区情况我们注重做三方面的内容:一是社区的基础设施恢复,主要是村组织小型的设施,比如饮水系统重建。二是生计和产业的恢复,有了房子住和基础设施——路可走,还有收入来源,扶贫基金会长期关注,也是我服务的方向。三是社区能力的建设,包括社区服务组织,公共服务的提供,这个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这是做什么。

    怎么做?用什么方法?我想有两个结合:一是经验和创新结合,我们将从汶川到玉树地震救援积累的经验很快复制到雅安的灾后重建工作中。除了经验的复制,我们追求每一次灾害,根据最新的实践成果,把最新的理念、方法引进来,用创新的方式解决灾民的问题。最近我们评估组除了灾后评估,也开始走出去到各地去看社区恢复,社区建设,包括社区营造做得比较好的案例模式,希望把一些做得好的经验引进来。三是我们非常注重培养灾区社区的能力,要注意保护大家的积极性,在项目执行中很多项目设计都要考虑这一点。这是基金会在救灾方面的定位。

    我们做很多准备,希望灾害不要来,但没有办法,灾害要来时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我们只能再加强学习、加强训练,把我们的备灾、防灾能力提高,这也是我们在灾后重建里的一个重要议题。。

邓国胜: 公益圈吐故纳新,公信力就是王道

    邓国胜:从汶川到雅安,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在座几位就可以看出中国五年来救灾民间组织的成长。老牌80年代成立的中国扶贫基金会,成长中的壹基金,汶川地震后新成立两家NGO:卓明信息小组和益云,中国救灾类的民间组织数量大幅度增长。这些组织有些是当年在汶川地震时做志愿者,他们慢慢学习、反思、总结,发展出一个专业的志愿者组织。这是第一个变化。

    第二个变化是支持性组织越来越多。中国公益慈善领域,基层一线做事的组织数量很多,真正最缺的历来都是支持性的组织,这种支持性的组织能够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草根NGO、基金会搭建非常好的平台,能更有效率的提升救灾的工作。

    第三,我们也可以发现正是由于五年来高科技技术的不断引入,使公众参与打破了空间限制,不是每个参与救灾的人都要到前线去。高科技让我们在后方都可以发挥巨大作用,真正实现人人可参与,人人可奉献。

    第四,民间组织的迅猛成长。以壹基金为代表的民间组织迅猛成长和发展,说明只要政策放开,社会的活力就能得到很大的释放,壹基金是芦山地震杀出来的一匹黑马,一鸣惊人。募捐过程中现在基本稳居老大地位,募集的资金特别是现金流量最多,这说明只要给予空间,民间就会有活力。为什么壹基金有活力?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压力大,不是靠行政手段、垄断地位获得捐赠,而是靠自己的透明、公信力赢得捐赠人的信任,赢得社会人的捐款。所以他有压力,得自己亲自去发放、监督,否则没有办法给捐赠人交代。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些组织的存在,民间公益慈善的活力由于有了竞争机制,我相信会不断成长和发展。

    另一个方面,以扶贫为代表的老牌的、有官方背景的基金会,只要改革了,照样魅力四射,充满活力。而不改革,会很难赢得公众的信任,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公众可以用脚投票。可以选择,这对其它有官方背景的公益慈善机构来说是非常好的警醒,也是非常好的榜样,为中国未来慈善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一是民间组织蓬勃更多的发展,不仅需要一个壹基金,而是需要有更多的壹基金,需要有更多的民间公益慈善机构,这个领域才会更加有活力。同样也需要有官方背景的,因为他们有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优势,只要他们变革会使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有力量。这也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变化,五年来扶贫基金会不断改革、不断前行,无论是在救灾透明度方面、效率方面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当然看到积极变化的同时,还看到一些存在的问题,问题表现在:一是纯民间组织虽然学习能力很强,成长很快,但组织能力相对来说还不够高,专业化程度有待提升。

    民间组织已经有很多平台,也有很多网络。比如扶贫基金会和壹基金既有救援队伍网络,也有庞大的NGO网络。但这些网络之间没有协调、互动、联动,网络之间很分散,没有稳定的联动接口,导致政府即便想和你们对接也很困难,因为面对这么多网络政府到底跟谁对接?比较便捷的、让民间能够有制度参与渠道的前提条件,是我们这些民间组织自己能够联动,能够形成统一的声音,这样政府才可能让你纳入进来。比如在美国,只有当救灾的NGO形成联合会时,政府才会打开一个空间,让你制度化的参与进来。

    公众不仅要在紧急阶段参与,更重要的是在灾后重建阶段也能够积极参与进来。文奎秘书长也说到,在紧急救灾阶段NGO和志愿者热情、参与激情最高,但最需要的是灾后重建阶段,而这时志愿者潮水般的退去。我对汶川地震做了调研,一开始有数百万志愿者,成千上万的志愿者组织,但一年后,剩下的志愿者不到5万,志愿者组织不到50家,如潮水般退去。

(徐州热线 责任编辑:佚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