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女性  |  娱乐  |  房产  |  招聘  |  物流  |  信息  |  二手  |  数码  |  教育  |  体育  |  汽车  |  家居  |  科技  |  旅游  |  健康  |  自助建站  |  银杏热线
热线首页 > 财经 > 商业 >

《致青春》原著作者辛夷坞:意外畅销的青春

时间:2013-05-23 17:13来源:徐州热线 点击: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意外地开始写作,意外地走红,意外得因此改变了人生轨迹,这个世界真是神奇。辛夷坞,写了一部小说,引发了一场如此大范围的青春回忆。 这段时间,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意外地开始写作,意外地走红,意外得因此改变了人生轨迹,这个世界真是神奇。辛夷坞,写了一部小说,引发了一场如此大范围的青春回忆。

  这段时间,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致青春》)的作者辛夷坞成了家乡小镇上的新闻人物。“电视台的人找到了我妈,我妈不接受采访,他们就在我们家门口拍了一通。”辛夷坞说。她原名蒋春玲,根据她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正在上映,票房已经超过6个亿。在过去的半个多月,不计其数的人因为这部电影,怀念了自己的青春。

  我和辛夷坞前后相差一年出生在桂北的一个小镇上,当时,我的母亲和她的父母是一家工厂里关系很好的同事。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我们都曾就读于同一所学校。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我之前从未将她与写作这件事联系起来。

  上中学时,我一度是校刊的编辑。那个时候,我每天会打开校刊室的信箱,从里面取出同学们的投稿,自认为知道学校里所有文章写得好的学生。我使劲想了想,没想起看到过辛夷坞的文章。“哈,我那时连周记都懒得多写几篇埃”辛夷坞说。这让我稍感安慰,不至于为自己当年的“有眼无珠”感到懊恼。

  今年快过年的时候,我在南宁见到了她。我们已有十多年没见过面。去年,我的母亲告诉我,蒋春玲在写小说。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她原来就是辛夷坞。彼时,赵薇的电影已经完成拍摄,正在做后期。

  辛夷坞怎么会想着写小说呢?这让我感到好奇。“我是在某一天下午,突然想着写一些东西。”辛夷坞说,“就一口气写了一万字。”那是2006年的事情。她打算把这段写下的文字放到网上,还需要一个笔名。她刚好在头一天读了王维的诗《辛夷坞》,就把这首诗的名字作为了自己的笔名。这一万字就是她的第一部小说《原来》的开头。

  意外的超级畅销书

  大学毕业后,辛夷坞原本是南宁一家电力国企的文字秘书。工作并不是很忙,有许多空闲时间,这也是她冒出写作想法的原因。

  “没想过有多少人看,没想过成名,纯粹就是自娱自乐。”她非常低调地写,直到她从单位辞职两年后,都鲜有同事知道她在写小说。某些时刻,她以为同事们知道了,这让她感到担心。比如,有一次,她替单位的领导签收邮件,这是领导给妻子在网上买的书,其中就有《致青春》。但实际上,领导并不知道辛夷坞就在眼前。

  《致青春》是辛夷坞的第二部小说。她在写这部小说时,跟网友聊天,想着这部小说叫什么名字好呢?讨论的结果是: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小说将要出版时,正赶上十七大某次会议,“腐朽”一类的词不能作为书名,只好改成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这个看上去有些冗长的名字对这本书的流传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是一个吸引人的短语,现在,几乎成了一个习语。

  这部原本只是放在网上的小说引起出版商注意后,辛夷坞获得了出版合同,起印数并不高。“我当时根本都没去想这本书会卖得怎么样。”而当出版商告诉她这本书要加印的时候,她大为惊讶。相对于这本书此后庞大的销量,只是开始。今年过年前,辛夷坞跟我透露了一下各种版本《致青春》的销量,已经超过150万册。前些天,我又问了她一次。她告诉我,在电影上映期间,《致青春》至少又卖了大概三四十万册。这是什么概念呢?按照如今中国出版界的行情,一本书能卖5万册就是畅销书,《致青春》这样能卖一两百万册的书是书商们梦寐以求的超级畅销书。

  2010年,辛夷坞与原来的出版公司“分手”,换成了现在的出版公司——儒意欣欣。这家出版公司有影视背景,正是现在的经纪人将她的书推荐给了编剧李樯。李樯之前编剧的《孔雀》、《立春》、《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等,都是文艺气息浓厚的作品,他觉得《致青春》里有非常吸引他的地方,便把这本小说推荐给了赵薇。赵薇当时正为自己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毕业作品而发愁。在各方的努力下,这部小说被李樯改编成了剧本,然后,赵薇将此拍成电影。

  意外的销量和票房

  “让赵薇来拍这部电影,确实是一件奇妙的事情。”1998年,家乡那座小镇和中国所有的地方一样,“小燕子”占据了电视萤幕。“你想不看都不行,铺天盖地地来。”辛夷坞当时是高中生,十多年后,赵薇这个远在天边的人跟她产生了联系。“真是难以想象”。

  辛夷坞的少女时代,跟许多同龄人相仿,受到的是琼瑶小说、张小娴散文、席慕容诗歌的影响。彼时的校园刊物上,能看到许多类似的模仿文章。而当时正在回忆青春的是唱校园民谣那些人。高晓松和老狼风靡一时。而我印象最深的则是沈庆的那首歌《青春》。

  许多人试图给辛夷坞写的小说下一个定义,“都市女性言情小说”是常见的说法,还有一个称呼是“暖伤青春小说”,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些词是怎么来的。“要我说的话,我写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故事。”

  这一代人基本上指的是80后。他们在世纪之交上的大学,然后工作了一些年,现在30岁上下。这部分人正好是中国电影院里最主要的消费群体。所以,3个月前跟辛夷坞谈起《致青春》电影票房预期时,我表示了乐观。这部投入四千多万的电影,至少得两亿票房才能收回成本,我们都觉得可以走得更远。当时预计的最大竞争者来自同时期上映的《钢铁侠》。事实上,《钢铁侠》并没有产生压倒性的影响。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对于青春的集体怀旧需求显得非常的刚硬。

  我是和我的母亲去看的电影,当然,她主要是去看老同事的女儿写的小说被拍成电影是什么样的。看完电影后,她认为不错,觉得很多地方拍出了一个人年轻时的真实感受。我的母亲并没有上过大学,但对于青春的心理留存,在不同的人群中具有普适性。

  这段时间,无论是网上书店还是实体书店,《致青春》的销量都排在第一位。有的电商网站,在图书搜索栏上,直接预设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几个字。

  从小说销量来说,辛夷坞开始写作的2006年,正是都市女性网络文学非常火的时候。桐华、匪我思存、金子这些日后成名的作者都是那个时间段前后出道。她们是网络成就的一代。

  辛夷坞很低调,极少接受采访。“我挺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不想被更多的事情打扰。”当她带儿子在小区里游泳被认出来时,她感到了某种隐忧。无论是媒体还是网络,现在对她身份的讨论非常多,大都错漏百出。她懒得去回应,也并不在乎。

  “我以前从没想过成为作家,也没想成名,我就是一个以写字谋生的人。”当她出了三本小说的时候,她都还没有想过要辞掉工作。在她的父母看来,辞职是多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还在单位上班的时候,有段时间,辛夷坞身体不好。同时应付工作和写小说,已经有些吃力。她坐在办公室里,也会陷入迷茫。她看到办公室里五十多岁的阿姨就是自己30年后的模样。她有点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她和当时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去杭州旅行,突然觉得不想再回单位工作了。回去之后,她辞掉了工作。单位的领导感到非常惊讶——这几乎是这家电力国企历史上第一个辞职的人。

  “现在的人,如果是搞金融什么的,很乐意告诉别人自己的职业,但如果说自己是作家,大家几乎会觉得这个人很不靠谱,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还好点。”

  辞职之后,写作成了她的职业。“其实,我一年里就写一个多月。那个月时间我早晚都在写。之前则会用八九个月的时间来构思和写提纲。”她保持着每年一部书的速度。

  “说实话,现在国内的纸质图书市场并不景气,因为盗版太猖獗了。”辛夷坞每本书的销量都超过了20万册。她的书是盗版商目光聚焦的地方。光是《致青春》这本书,辛夷坞看过不下10种盗版。盗版的成本太低。有一次,她在自家楼下的一个书摊上,发现一本包括她所有书在内的合集,才卖5块钱。

  另外,年轻人的阅读习惯也在改变,看电子书的人很多。“有时候,我一下找不到文件,都会在网上下自己的电子书,因为太方便。”

  随着纸质书的逐渐衰落,而电子书又没有成熟完善,影视成了许多写作者关注的方向。辛夷坞认为自己的文笔并不突出,更多是靠构思和情节取胜。而情节丰富正是影视作品所需要的。她的每一本书的影视改编权都已经卖出去。

  如今,许多写得不错的作者都转行做编剧去了,稍微好点的都能到拿两三万一集,写30集的话,就有60万了,这是一个吸引人的数字。但她觉得编剧太累,她曾参加过电视剧的编写,受不了各种“一地鸡毛”的修改,中途退出。“现在写小说还够维持我的开支,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了。”

  意外的瞬间

  许多人问辛夷坞,什么时候有的文学梦想。她努力能想到的是,小学时作文写得还算不错,偶尔被老师作为范文朗读。

  “其实我没有文学梦想。”辛夷坞说,“包括我写第一部小说的时候,真是闲得无聊了。现在我想,写东西这回事,总有灵感枯竭的一天。不像你们采访,会有不同的题材。我写东西完全是虚构自己的世界。如果还有题材还有精力去写的话,我就写,没有了的话,就不写了。我没有计划一定要怎么样。文学对我来说,不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只要你有兴趣,都可以写。在中国,作家的地位不是很高。你看看,中国的年轻作家里,有几个像美国的那些畅销书作家那样生活?这么多年,说到中国的年轻作家,大家能想到的也就韩寒和郭敬明。”

  “有文学梦想的人太多了,但仅凭梦想去做,能成的太少了。”很多人向她咨询过走文学之路的可能性,她的回答是,想以此谋生,最好不要干写作这件事。“包括我在内,都是有运气在里面。现在让我以另外一个笔名重新再写,也不一定有出来的可能性。这里面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这行饭很难吃。不抱成败进入这一行还可以。我曾经完全没有压力,但现在有压力。我觉得,比我写得好的大有人在,为什么我能出来呢,真的是卡在了那个时机上。”

  我在南宁见到辛夷坞的时候,她新出的小说《蚀心者》的影视改编权刚刚卖了出去,价钱达到了7位数,是《致青春》影视改编权价钱的两倍还多。《致青春》电影带来的效果,从那时候就已经显现。

  女作家的第一本书通常来自于自己的生活,有自我的影子在里面。“我写的第一本书《原来》,第二本书《致青春》,都和我的生活有关系。”

  前些天,她在南宁跟大学同学吃饭。这位同学正是《致青春》小说里阮莞的原型。直到此时她才得知此事。“她愣了几秒,然后说,好在我还活着。”至于辛夷坞自己,郑微身上有她部分影子。大多数书中形象是现实中人的结合体。这些年,她笔下的小说人物编织出了一个复杂的虚拟世界。而这些虚构人物生活的G市则是由南宁和广州混合而成。

  “我妈有时候问我,你的书到底写的是什么,能给我讲一讲吗?我一是觉得谈自己的书会有点怪,而且我说了的话,我妈会问哪个是谁的原型。别人还好,如果是我妈的话,我觉得会有些尴尬。所以,我现在都没给我妈看过我写的书。”

  我和我妈在北京看电影时,我妈忘记关机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正是辛夷坞的妈妈。她还没去看过《致青春》。妈妈们年轻的时候,电影院曾是小镇上最热闹的地方。但如今,那里早已不放电影了。

  电影结束后,看着那些留下来听王菲唱《致青春》主题曲的人,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神奇。一个你从小就认识的人,写了一部小说,引发了一场如此大范围的青春回忆。   (徐州热线 责任编辑:网络,佚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